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uhong51(小苏、蕙儿)的博客

传承与创新——文学发展的源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笔名:小苏(小苏蕙儿)于文、。入编2010中国作家百年作家年鉴。“中国一级著作家”。“一级诗人”。荣誉文学博士,国际注册“汉语言文学大师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【黑色的罂粟花】/ 2016-07-25  

2016-07-26 12:00:48|  分类: 【素雅集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语言的面颊,一朵黑色的罂粟花

在它酣然的夜,我行走,回到童年

它的诱惑使我指甲发黑,身体卷曲

我藏进它夜的呻吟,用诗歌

涂抹我语言的脸,使它发蓝 

 

幻想在冲动,深渊不断闪现它扭曲的身子

它开花,用猩红的夜色。贪婪的指爪

拉拽着岩石的枝干,向它内部的的空虚,喷吐着毒药

玫瑰们垂下它季节的头颅,语言变得残缺

心的墙体,缝隙打开行走之门 

 

想起一颗贪狼星。抑或罂粟是它的儿子

它总用沙子建造它夜的宫殿

将宝石的光缀在它风的城堡

无尽的诱惑是它白天死亡的尸骸

像一个刚出生的襁褓中婴儿的手 

 

曾经甜蜜的日子是罂粟花如火的唇

它的肩甲,我用剑芒刺穿了它夜的媚骨

它用深渊的眼睛在我的心上挖着新坟

使我语言的泪水咸涩而沉重

像双眼覆满云翳的母亲哭泣她失去的女儿

 

 

 

罂粟的花园,日子凌乱而残忍

天空遥远,我的冷漠照亮了白天

时间用一只箱子关起风和日子

花朵不再弹奏,风的琴弦喑哑,符号的纸张

罂粟的主张在语言里讪笑 

 

窗口离远时,幻想失去它现实的帘子

一切属于静止,除了罂粟的回忆

它张着欲望的嘴,在阳光的名字里饮啜

头脑模糊,脸孔交配着脸孔

现实:唯一醒着的是死亡的名字 

 

只有记忆中的那个诗人,在这个千年的大街

他年迈时失去双眼,由于一朵罂粟

他不是由于爱而死的,这很悲剧

他死在罂粟的毒性,死时,口里含着一枝罂粟

也许,死后的他与罂粟做了伴侣 

 

或者童年?而今天你要在语言里

记住一个罂粟的名字

世界不再是世界,它只是远

而明天我要回到祖母那里去

她死于公元1998年,终年96岁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群星诗社
阅读(4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